資訊

國資云擾動云計算

2025China.cn   2021年09月08日

  8月27日,天津市國資委發布的一份紅頭文件驚擾了整個云計算產業。

  在這份名為《關于加快推進國企上云工作完善國資云體系建設的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的文件中,要求各企業已經部署在第三方公有云平臺(包括“華為云”“阿里云”“騰訊云”“天翼云”“移動云”等)的信息系統,租約到期日前2個月內全部遷移至國資云,原則上最遲應于2022年9月30日前全部遷移至國資云。

  消息一出,資本市場便首先做出了熱情回應。8月30日,“國資云”概念股紛紛上漲。其中,銅牛信息漲幅達到19.99%,拓爾思漲幅為5.87%、易華錄漲幅5.33%、美利云漲幅10.07%。

  不同于資本市場不由分說的熱情,突如其來的“國資云”讓不少人都看得“云里霧里”。

  國資云是什么?阿里云、華為云、騰訊云等云廠商的市場份額是否受到影響?是否會出現重復建設?一系列問題讓這個“國”字輩的組織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吊詭的是,一周之后《每日經濟新聞》報道“天津國資云相關文件已撤回”,一位華為云生態經理向「甲子光年」表示,這是一起烏龍事件。

  本文「甲子光年」采訪了阿里云、華為云、青云等云廠商人士,來看一看“國資云”到底是什么云。

1.云計算行業的“攪局者”?

  實際上,國資云并非空穴來風。

  自今年3月起,浙江、天津、四川相繼開始啟動本地“國資云”項目建設,但這一系列動作均未引發廣泛關注,直到8月27日,這份未被證實的紅頭文件讓“國資云”的概念成功破圈。

  這份方案成為一個爆發點的原因或許在于,文中要求國企們原則上最遲2022年9月30日前全部遷移至國資云,并要求“即日起,各企業不得再與第三方公有云平臺新簽、續簽云資源租用合同”。一些熱心網友都在關心華為云、阿里云這些大廠是不是要涼了?

  相比于外界的震動,內部人士的表現顯得十分淡定,多位云廠商人士都對「甲子光年」表示“沒什么影響”。一位華為云人士對「甲子光年」透露,“我們內部討論過這個事情,感覺對公有云業務影響不大。”

  一方面,國資云的技術儲備有限,建設和運營依然需要第三方廠商的技術支撐,這對于云廠商而言反而是一個新的機遇。

  天風證券全球科技首席分析師孔蓉表示:“若國資云要真正落地,一定需要有能夠媲美第三方云服務商的能力,比較可行的方式就是借助成熟的第三方云服務體系快速構建。”

  一位阿里的銷售工程師也對「甲子光年」表示:“國資沒有能力自己做云,最后還是各大廠的技術外面包一層皮。”這種情況已有先例,四川國資云雖然是四川能投集團下屬公司建設,但是向阿里云采購技術方案,運營則由四川能投和四川電信聯合完成。

  因此,短期來看,國資云的出現更多是使各大云廠商的角色發生轉變——從臺前走到幕后,成為站在國資云身后的技術提供方。

  另一方面,國資云的出現非但不會顛覆第三方云廠商的行業地位,反而會做大市場的蛋糕。

  目前,企業上云的滲透率還有很高的空間。現階段國企的上云意愿并不強,企業私有云建設比例大約在30%,有些國企的信息化程度很低,可能只上了財務系統。此外,國資云的源頭來自國資委發布的國企數字化轉型通知,而各省市對此的推進速度參差不齊。現階段,西南地區的四川、重慶已經有所推動,而廣西、云南基本沒有推動力。

  過去上云不積極的國企,在這個政策下會加快上云速度。“借著政策的東風,更多傳統產業的上云場景能夠被撬動,對云計算產業整體的發展有充分的帶動作用,也將給行業帶來更廣闊的空間。”孫蓉曾對媒體表示。

  不過,蛋糕變大的同時,行業競爭也越來越激烈。

  一位華為云的生態經理告訴「甲子光年」:“國資云讓云廠商的合作對象將由企業變為各省市的國資委,客戶范圍更加集中,只要搞定了國資委,就等于搞定了一大批企業,某種程度上幫廠商省去了不少拓展客戶的人力成本,但要看各家項目運作和客戶關系咋樣了。”

  在眾多廠商中,有國資背景的廠商也是強有力的競爭者,各地國資委在選擇合作對象時是否會對這類廠商有所青睞,也是一個不確定的問題。

  不過,云廠商頭部企業中有國資背景的是浪潮和中科曙光,但強項都在服務器層面,對服務器層面有要求的國企會考慮買。就云平臺核心產品而言,浪潮和曙光的技術、運維、性能在第二梯隊,第一梯隊還是阿里、騰訊、華為。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每個省都有不同考慮,需要云技術領先的會選擇阿里等,有些省則有地方企業保護性,如山東的國資云一定會選擇浪潮。因此,國資背景的傾向不會特別明顯。”

  雖然國資云對云廠商的影響不大,但其推進過程還存在一系列質疑——

  比如,國企原本可自主選擇市場上的各類云服務產品,但國資云將采購權收歸國有后,直接指定某個企業作為技術提供商、軟硬件提供商而達成合作,這是否會影響云服務廠商原本的競爭格局,出現畸形的“非正常競爭”?

  值得一提的是,9月3日《每日經濟新聞》報道“天津國資云相關文件已撤回”,并明確國資企業在選擇云服務時不做強制和排他限制。「甲子光年」曾就此消息撥打天津市國資委電話,截至發稿無人接聽。一位華為云人士向「甲子光年」表示,這是一起烏龍事件。

  雖然天津國資云疑云告一段落,但另一個“國資云”第二天就正式啟用了。

2.另一個“國資云”

  9月4日,華為在武漢的政務云項目“武漢云”正式啟動,這是全國首個以城市名命名的“城市云”。

  目前,武漢云的落地已經在逐漸推進。在武漢云啟用會上,華為公司高級副總裁、中國區總裁魯勇表示:“當前,武漢云建設項目進展順利,已吸納16個上云單位和120余個應用系統。”

  武漢云計算科技有限公司的實際控股人為武漢市國資委,天津國資云科技有限公司的實際控股人為天津市國資委,從這一點上說,武漢云和天津國資云算是“師出同門”,武漢云也可以看作是武漢市的國資云。

  但是,上述華為云人士告訴「甲子光年」:“武漢沒有國資云,只有武漢云。”

  具體來看,天津國資云主要針對的是國企上云,而武漢云的內涵更為豐富,集武漢云政務資源池、武漢云信創資源池、武漢云企業資源池“三朵云”于一體。

  值得一提的是,面對國有企業用戶,武漢云“鼓勵按照市場化的方式,為全市國有企業級在漢央企等提供標準化、符合行業要求的專屬云服務”。因此,就減少了指定供應商的非正常競爭現象,相比國資云,廠商也會更加喜歡“一城一云”的城市云模式。

  基于此,武漢云開辟了“一城一云”的模式,將基礎設施、運營服務資源集于一體,有效解決了重復建設的問題。這種模式下,政務云與國資云被收歸于一體,無論對于基礎設施建設還是后續運營都是一種更輕便、高效的選擇。

  其實,無論是武漢云所代表的城市云,還是天津國資云,都可以統一看作政務云。

  上述華為云人士告訴「甲子光年」:“國內目前的政務云有三種模式,代表城市分別為重慶、武漢和長沙。重慶是短名單[1]模式,有需求的時候從短名單里面尋找供應商,長沙、武漢所有的信息化需求都是從政數局收口,但長沙政數局統一預算統一接口,武漢把預算分給了各個委辦局,由政數局來做統籌。”

  今年云廠商對于政務云的爭奪也進入白熱化階段。

  目前,我國政務云市場已呈現出相對穩定的市場格局。IDC發布的報告顯示,華為、浪潮、紫光、中國電信、阿里云、中科曙光位列前六,市場占有率總計超過90%。

  今年,各大云廠商都進行了一系列組織架構調整,劍指政務市場。

  華為已經服務政務云市場10年時間,是政企云服務商的“長跑選手”,積累了深厚的技術、產品、服務、生態資源和經驗。目前,華為云累計服務了超過600個政務云項目,其中包括國家部委級項目38個,省/直轄市項目40個,市縣政府和委辦局項目530多個。

  而下沉到行業和區域,是阿里和騰訊不謀而合的選擇。

  阿里云今年上半年完成了新一輪組織升級,分為18個行業和16個地理區域。此外,阿里云還對行業進一步細分,為政企客戶提供更專業的行業解決方案。5月28日,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在云峰會上向市場喊話:“阿里云為全面服務政企市場做好了準備!”

  騰訊云也在今年進行了組織架構調整,湯道生由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總裁改任CEO,并表示此次調整有三大目標——扎根行業、深耕區域、提升效率。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在IDC的排行榜上,華為云在中國IaaS市場拿下了11%的市場份額,已經趕上騰訊云,兩者并列第二。

  可以預見的是,云廠商對政務云的爭奪,會是接下來云端競爭的主旋律。

3.以“數據安全”為主題的陽謀

  無論是國資云還是城市云,都是一場以“數據安全”為主題的“陽謀”。

  天津國資云要求,不滿足等保二級要求的機房的信息系統將遷移至國資云機房,同時,各目標企業原則上不再新建、升級或擴容數據中心(機房)。

  武漢云也要求,除涉密項目外,新建的政務信息系統須采購武漢云服務,已建項目須按照應上盡上的原則逐步向武漢云遷移,實現資源共享和集中管理,各區、各部門和各單位不得新建機房、云計算中心、數據中心、災備中心、業務專網等基礎設施,已建的機房停止改、擴建,逐步遷移至武漢云。

  市場和政策環境的變動都給我國數據安全問題敲響了警鐘。

  6月30日,在滴滴上市不到48小時之內,網絡安全審查辦便以防范國家數據安全風險,維護國家安全,保障公共利益為由,對滴滴進行突擊檢查。

  隨后,國家對于數據安全的重視程度空前提高,一系列相關法規紛至沓來——從今年7月開始,《網絡安全審查辦法》《關鍵信息基礎設施安全保護條例》《個人信息保護法》相繼頒發,《數據安全法》也自9月1日起正式實施。

  不過,觀察者網近日發文表示,國資云的安全性或許還值得商榷。文中指出,信息安全有自己的特點,并非沾上“國資”就安全了。“國資云”的信息安全性,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系統開發隊伍,而這恰好正是國有企業的短板和弱點。

  這樣的擔心不無道理,國資云與武漢云在基礎設施方面與第三方云廠商“外包式”的合作方式確實會給數據安全帶來隱患。但與此同時,二者的落地將帶動我國信創產業的自主發展,而技術的進步將是維護數據安全根本所在。

  一直以來,我國IT產業在底層架構、標準、產品等環節均嚴重依賴海外廠商,芯片等關鍵技術更是存在“卡脖子”風險。因此,形成我國自有的信創產業生態迫在眉睫。

  近年來,政策和市場也在呼喚信創產品的國產化替代。

  政策方面,“十四五規劃”中已經發出展望:展望2035年,我國科技實力將大幅躍升,關鍵核心技術實現重大突破,進入創新型國家前列。

  與此同時,我國整個云計算市場也在飛速發展。據《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2021)》,2020年,中國云計算整體市場規模已超過1781億元,增速超過33%。如此大規模的市場自然需要相應的自主創新能力予以支撐。

  目前,我國信創產業鏈的核心技術生態也已初步形成。據海比研究院《2021中國信創生態》數據,2020年中國信創生態市場規模為1617億元,2025年將達到8000億元。

  如果我國各省市國資云、城市云等項目建設能夠順利推進,將會為我國信創產業帶來大量落地場景。而掌握核心技術的自主權是我國捍衛數據安全的重要一環。

  [1]短名單:即供應商短名單,是相對于長名單而言。企業采購時都要在所有供貨廠家(長名單、大名單)中選取行業技術領先、業績好、信譽高的廠家,列出來值得認可的少數供方,制成短名單。短名單一般為3-5家。

  文章來源:甲子光年

  作者:劉楊楠

標簽:云計算 國資云 我要反饋 
ABB云展車
世強
工廠MRO間接材使用及管理調研
專題報道
數字化轉型 – 數據賦能——2021西門子化工及玻璃行業客戶日
數字化轉型 – 數據賦能——2021西門子化工及玻璃行業客戶日

西門子作為全球領先的電氣化、自動化和數字化解決方案供應商,始終是中國化工及玻璃光伏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忠實合作伙伴。值此之際

大族機器人 MAiRA 多感知智能機器人助手
大族機器人 MAiRA 多感知智能機器人助手

MAiRA高度集成了最新型的傳感器,在控制系統和應用中完美實現前所未有的人工智能集成,引領協作機器人步入智能時代。耐用而

TeSys Giga 系列電動機控制與保護
TeSys Giga 系列電動機控制與保護

作為本地化研發的最新結晶,TeSys Giga系列電動機控制與保護產品通過融入多項自主創新專利技術,以更簡約的創新設計,

加勒比hezyo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