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資訊

2021年“新基建”背景下中國工業互聯網與工業智能研究報告

2025China.cn   2021年09月08日

  核心摘要:

  行業綜述: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處于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時期,工業互聯網作為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與工業經濟及系統全方位深度融合的全新工業生態、關鍵基礎設施和新型應用模式,改變了企業研發、生產、管理和服務的方式,重新定義和優化整個價值流程,實現企業降本、增效、提質、創新,同時賦能中國工業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受益于政策、資本、技術的推動作用,工業互聯網雖處于發展初期,但前景廣闊,2020年我國工業互聯網核心產業增加值已達到6520億元,預計未來五年核心產業規模年均復合增值率將維持在20%。

  相關基礎:云計算、5G、邊緣計算、工業軟件等相關領域與工業互聯網產業發展相輔相成,是工業互聯網應用效率化落地的能力基礎。相關新興技術的出現和演進顯著地增強了工業互聯網的服務供給能力,為工業互聯網快速發展與應用提供堅實的保障。各類型企業利用自身傳統業務優勢在工業互聯網相應賽道進行重點切入,以點連線帶面,以圖快速形成各具特色和專長的工業互聯網解決方案。

  工業智能:工業領域內存在著紛繁復雜的應用場景,許多場景的工業機理復雜、數據分析能力要求較高,以深度學習和知識圖譜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術從根本上提高系統建模和處理復雜性、不確定性、常識性問題的能力,顯著提升了工業大數據分析能力與效率,進一步擴大了工業互聯網可解工業問題邊界的深度和廣度,人工智能也成為重新定義工業互聯網產品邏輯的抓手。

  趨勢洞察:平衡碎片化需求與規模化供給之間的矛盾是工業互聯網商業化發展的重要前提,工業互聯網服務商要立足于全面理清工業領域行業脈絡,從企業的實際業務需求出發,以解構平臺與軟件形成更加細分的功能模塊和微服務組件為基礎,因地制宜的為工業企業提供更具針對性的產品和服務;與此同時,不斷豐富平臺應用生態成為了各大平臺型企業發力的重點,下一階段應用的探索與推廣將是工業互聯網的發展主線。工業互聯網的長尾化市場,未來將使得相關參與者的目光從著眼于大企業更高層次的提升向兼顧中小企業信息化、數字化普及轉移。

基礎篇:中國工業互聯網行業概述

  “新基建”浪潮下的工業互聯網

  驅動我國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抓手

  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處于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時期,疊加國際政治關系及疫情因素影響,經濟下行壓力增大,作為在國民經濟中占據絕對主體地位的工業經濟同樣面臨著全新的挑戰與機遇。近年來我國工業產業增加值的增長正逐漸趨緩,壓縮式的加速工業化使得我國工業面臨著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益等問題,嚴重制約了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縱觀世界經濟發展史,當初級生產要素優勢喪失后,能否依靠知識和技術等高級生產要素發展工業是避免一國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關鍵。在此背景下,我國將工業互聯網納入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范疇,以希望把握住新一輪的科技革命和產業革命,推進工業領域實體經濟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賦能中國工業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微觀層面,作為工業經濟組成部分的工業企業同樣感受到了整個行業處于發展瓶頸期所帶來的陣痛,大中小企業根據自身實際經營需求希望借助工業互聯網等新興技術驅動企業駛入發展新航線。

  工業互聯網概念與本質

  實現數據流轉的人、機、物全面互聯互通的新型工業基礎設施

  工業互聯網通過系統構建網絡、平臺、安全三大功能體系,形成人、機、物的全面互聯,實現全要素、全產業鏈、全價值鏈的互聯互通,是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與工業經濟和系統全方位深度融合的全新工業生態、關鍵基礎設施和新型應用模式,工業互聯網的發展將推動形成全新的工業生產制造和服務體系。作為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為主要特征的新工業革命下的新型基礎設施,工業互聯網的本質是數據的流動、分析和再造,是工業智能化發展的核心信息基礎設施,也是實現產業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支撐和重要途徑。

  工業互聯網體系架構

  網絡是基礎,平臺是核心,安全是保障

  工業互聯網由網絡、平臺、安全三大功能體系構成。工業互聯網的網絡體系將連接對象延伸到人、機器設備、工業產品和工業服務,是實現全產業鏈全價值鏈的資源要素互聯互通的基礎。網絡性能需滿足實際使用場景下低時延、高可靠、廣覆蓋的需求,既要保證高效率的數據傳輸,也要兼顧工業級的穩健性和可靠性;平臺下連設備,上接應用,承載海量數據的匯聚,支撐建模分析和應用開發,定義了工業互聯網的中樞功能層級,在驅動工業全要素、全產業鏈、全價值鏈深度互聯,推動資源優化配置,促進生產制造體系和服務體系重塑中發揮著核心作用;安全代表著工業互聯網的整體防護能力,涉及工業互聯網領域各個環節,是涵蓋設備安全、控制安全、網絡安全、平臺安全和數據安全的工業互聯網多層次安全保障體系,通過監測預警、應急響應、檢測評估、攻防測試等手段為工業互聯網健康穩定的發展保駕護航。

  工業互聯網平臺商業模式

  尚處于探索與豐富階段,服務從定制化向通用化延伸將是關鍵

  作為國家戰略級的新興朝陽產業,工業互聯網在網絡、安全、設備改造等基礎設施部署層面的商業模式較為清晰和傳統,但產業核心的平臺商業模式還在不斷摸索與豐富,尚未形成定局。部分消費互聯網平臺經濟模式也出現在了工業互聯網之中,但后者To B/G企業服務的色彩相當濃重,傳統工業場景的多元化和復雜性也決定了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商業價值主要集中于個性化服務,整體上碎片化需求與規模化供給矛盾突出,未來向通用化、可復制的標準化產品和服務延伸仍將是行業拓展商業價值關鍵路徑之一。

  工業互聯網產業圖譜

  工業互聯網滲透情況及產業規模

  產業經濟規模基礎盤大,行業滲透率空間廣闊

  2019年是我國工業互聯網全面鋪開建設的元年,全年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經濟增加值總體規模達到2.13 萬億元,同比增長47.3%,其中核心產業增加值規模和融合帶動經濟規模分別為5361億元、1.6萬億元。同年工業互聯網在三次產業中的滲透水平僅分別為0.27%、2.76%和 0.94%,可見作為覆蓋眾多國民經濟細分行業的綜合性產業,工業互聯網產業經濟具有基礎盤大、行業滲透率空間廣闊的特點。現階段,我國工業互聯網的部署與使用大多集中于數字化基礎較好,對自身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定位清晰并且目標明確的大型企業。細分行業的使用率情況也較為集中,機械、能源、輕工、石化、電子信息等行業的工業互聯網使用率相對較高,工業互聯網對冶金、汽車、裝備制造、航空航天等眾多工業細分行業覆蓋率則有待進一步挖掘和提升。從區域的產業發展情況來看,我國工業互聯網同樣呈現出東強西弱的格局,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京津翼魯等經濟較為發達、工業基礎扎實的地區是目前部署與使用的主力軍。綜合上述情況,艾瑞認為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經濟發展潛力巨大,未來五年核心產業增加值規模預計每年將以約20%增速保持高速增長。

解析篇:工業互聯網相關能力基礎

  企業上云與工業互聯網的聯系

  上云補足企業信息化短板,為工業互聯網部署奠定基礎

  云計算通過網絡將硬件、軟件、平臺等系列資源統一起來,實現數據的計算、存儲、處理、共享,是新型IT基礎設施的交付和使用模式。企業上云使得其可以通過網絡便捷地獲取所需的計算資源、存儲資源、應用軟件、服務及網絡等,滿足企業按需所取、無限擴展的資源獲取方式和靈活方便的運營管理模式,有利于企業提高資源配置效率、降低信息化建設和維護成本。工業互聯網旨在形成信息技術與工業體系的大融合,因此工業互聯網的部署就對企業信息化基礎提出了一定的要求,然而現階段我國工業企業信息化基礎參差不齊,大部分中小企業信息化水平嚴重不足,加之企業利潤率較低,缺乏足夠的資金推動自身信息化、數字化基礎設施建設,上云成為突破這一困境的最優解決方案。

  基于云計算的工業互聯網拓展思路

  完備PaaS層能力,聚焦SaaS層豐富度

  任何工業互聯網平臺的運行都需要云計算作為底層基礎設施進行支撐,這也給云計算廠商在發展工業互聯網業務時帶來了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云計算廠商充分利用自身傳統資源優勢,在過硬的IaaS層能力上打造自身工業互聯網平臺的PaaS層,通過完善和提升PaaS層能力為與第三方應用開發廠商的合作奠定基礎,并吸引更多的獨立開發者基于平臺能力進行應用開發,以期望能夠為平臺源源不斷地匯聚SaaS層能力,進而形成自身成熟的工業互聯網生態。

  工業軟件在工業互聯網下的發展變革

  向著云化、輕量化、平臺化轉變,新形態軟件孕育而生

  工業軟件作為工業與信息產業的結合體,是智能制造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基礎和核心支撐,工業軟件的創新、研發、應用和普及已成為衡量一個國家制造業綜合實力的重要標志之一。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的不斷涌現和發展,工業軟件正從本地部署的復雜系統軟件向云化、輕量化應用軟件轉變,基于工業互聯網平臺與工業數據、工業知識、工業場景的深度融合,催生了工業互聯網下新形態工業體系中的新形態工業軟件——工業 APP。工業互聯網平臺通過“低代碼+云開發+開源+開發者社區”的方式,吸引大量專業技術服務商和第三方開發者基于平臺進行工業APP 創新,以往需要大投入、長周期的軟件研發方式正在向低成本、低門檻的平臺應用創新生態方式轉變,不但研發周期能夠縮短數十倍,而且也能夠靈活地滿足工業用戶個性化定制需求。然而工業APP不是對傳統工業軟件的替代,反之前者不僅可以打通企業現有的各種異構工業軟件之間的數據和邏輯關系,實現工業軟件的集成和互聯互通,還可通過其承載的工業技術知識驅動傳統工業軟件更高效地執行。同時操作簡便以及對工業軟件或產線設備所產生數據的深度挖掘和加工能力正使得工業APP成為促進工業企業數字化、智能化發展的關鍵環節。

  基于工業軟件的工業互聯網拓展思路

  打造平臺級SaaS產品,著眼平臺搭建和生態培養,力圖實現彎道超車

  工業軟件和應用是工業互聯網發揮效能的最為直接和重要的抓手,工業軟件的發展離不開最重要也是最核心的匯集了工業生產過程中關鍵技術、流程、知識、工藝及數據的工業知識數據庫支持,傳統工業軟件廠商經過幾十年的產品開發和企業服務,在工業數據與知識、開發經驗以及客戶資源等方面已經擁有了深厚的積累。在發展自身工業互聯網業務時,軟件廠商基于原有產品和知識經驗的沉淀,打造平臺級的SaaS產品和服務,而后將更多精力聚焦于平臺與生態體系的搭建與培養,產品和服務的核心在于“平臺化”屬性,形成軟件帶動平臺搭建,平臺帶動整體解決方案成型的發展路徑。通過構建先進的平臺生態業務模式,建立完善ISV 服務體系,通過“Saas+Paas+ISV 云生態”一體化運營,完成從工具型的云化軟件廠商向工業互聯網平臺型企業的轉型。面對工業互聯網帶來的工業軟件發展契機,國內軟件廠商已經瞄準工業APP這一發展工業軟件的新路徑,力圖縮小一直以來與國際一流廠商的巨大差距,進而贏得更多的市場份額。

  5G與工業互聯網的聯系

  5G技術高效滿足工業互聯網絡應用多樣化需求

  工業互聯網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關鍵支撐,5G是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演進升級的重要方向,二者都是實現經濟社會數字化轉型的重要驅動力量。在ITU-R定義的5G的三大應用場景中,超高可靠低時延通信(uRLLC)達到了工業控制對網絡時延和可靠性的極高要求,海量大規模連接物聯網(mMTC)滿足了在工業互聯背景下對海量設備的數據采集需求,增強移動寬帶(eMBB)則可支撐如工業環境中超高清視頻的應用。工業上會有eMBB、uRLLC、mMTC等多種業務并發的場景,同時部分工業應用需要數據在靠近現場的近端進行處理,另外出于機密數據的敏感性考慮,企業不希望數據進入公網,因此需要針對性地設計網絡架構以確保多樣化場景下的網絡性能保障,切片網絡架構和邊緣計算網絡架構應運而生。5G技術的出現和演進顯著地增強了工業互聯網的服務供給能力,為工業互聯網快速發展提供堅實的技術保障。

  邊緣計算在工業互聯網中的價值

  提供實時性、可靠性、安全性、經濟性上的工業級保障

  工業互聯網的本質是基于全面互聯而形成數據驅動智能,而邊緣計算在靠近物或者數據源頭就近提供邊緣智能服務,實現在集中式云端計算模式下無法實現的超低延時的數據交互與自動反饋,在實時性和可靠性能夠滿足工業互聯網的發展要求。另一方面邊緣計算可承擔數據預處理工作,云端進行數據的再處理和深入分析,包括共性和常用數據的存儲和調用等,從而以云邊協同的方式有效支撐工業生產網絡化協同、智能化交互等新模式。針對特定行業對數據安全、隱私保護的要求,邊緣計算網絡架構將核心網下沉到園區或工廠,實現企業業務數據“不出戶”,為企業提供更高的安全保障。從商業角度看,邊緣計算可以節省傳輸資源,尤其針對視頻類存在大量數據傳輸需求的應用,數據能夠實現在本地存儲和運算,既節省了邊緣到核心網和Internet 的傳輸資源開銷和商業成本,同時也緩解了中心云的計算負載與帶寬壓力。

  基于通信互聯的工業互聯網拓展思路

  以5G網絡建設為契機,從“端—管—臺—云”四個方面切入

  現階段,我國工業領域網絡的性能尚無法高效滿足工業數字化、智能化發展的需要,工廠內網改造和外網絡建設將成為未來一個階段工業互聯網行業發展的重點領域之一。作為工業互聯網的“連接提供者”,電信運營商以5G網絡建設為契機,基于自身資源和能力優勢從“端—管—臺—云”四個方面向工業互聯網行業進行切入。在消費互聯網時代,電信運營商與網絡承載的內容失之交臂,而在當前工業互聯網剛剛起步的階段,運營商對成為產業客戶數字化轉型使能者勢在必得。國內三大運營商均持續加碼工業互聯網投入力度,打造各自的5G+工業互聯網解決方案,根據工信部最新數據顯示,目前全國工業企業建設“5G+工業互聯網”項目超過1500個,已覆蓋22個國民經濟重要行業。

聚焦篇:人工智能與工業互聯網

  數據流帶動的工業互聯網核心價值環節遷移

  核心焦點從上云互通轉向借助人工智能深挖工業大數據價值

  工業互聯網的建設促進了企業IT系統的云化遷移,實現了ICT系統與OT系統間要素的流轉,打通了數據孤島,企業得以獲取靈活便捷、高效率、低成本的信息化、網絡化、數字化基礎,但要想實現真正的數字化和智能化則必須借助人工智能技術對工業數據價值進行充分挖掘。數據是工業互聯網的核心資產,也是其價值創造的來源,對數據分析和挖掘的深度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工業互聯網實際應用價值的高低。目前對數據挖掘價值依賴程度高的生產管控類及設備管理服務類應用是我國工業互聯網的高熱度場景,結合深度數據分析的設備健康管理、生產質量管理、生產工藝優化、能耗與排放管理等應用為工業企業創造了運維成本及能耗成本降低、產品質量及服務價值提升等顯著的直接優化價值。

  人工智能成為重新定義工業互聯網產品邏輯的抓手

  強化數據洞察力,拓寬工業互聯網可解問題邊界

  工業互聯網的核心是數據驅動的智能分析與決策優化,人工智能技術從廣義上來看正是一種通過算法模型對數據的處理方式,人工智能技術因此開始進入工業互聯網產品建設方的視野,成為服務商拉高產品價值的落腳點。以深度學習和知識圖譜的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術從根本上提高系統建模和處理復雜性、不確定性、常識性等問題的能力,顯著提升了工業大數據分析能力與效率,為解決工業各領域診斷、預測與優化問題提供得力工具,進一步擴大了工業互聯網平臺可解工業問題邊界的深度和廣度。人工智能驅動的工業數據智能分析支撐工業互聯網實現數據價值深挖掘,強化了工業企業的數據洞察能力,成為打通智能制造最后一公里的關鍵環節。

  人工智能在工業互聯網中的應用

  使能工業互聯網形成數據優化閉環,催生多場景系統化應用

  工業領域內存在著紛繁復雜的應用場景,產品研發設計、產品瑕疵質檢、生產工藝優化、流程自動化等許多場景的工業機理復雜、數據分析能力需求較高,人工智能因此被視為是使能工業互聯網形成數據優化閉環的關鍵。目前以深度學習、知識圖譜、自然語言處理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術正處于多方創新和突破的時期,通過與工業領域知識融合的不斷加深,AI技術正逐漸加速向工業互聯網滲透,在工業企業“研產供銷管”業務鏈條下形成眾多落地應用。從工業AI技術角度來看,主要有聲音、圖像、知識圖譜和自然語言方向的應用,聲音和圖像多用于質量檢測與安全監管兩個領域,是目前應用較多,經濟效益較為明顯的場景;自然語言處理更多用在智能助手,這里有別于智能客服,智能助手更加垂直和專業,如設備維修助手;知識圖譜則擅長處理大規模、復雜、多點的問題,典型應用是產品質量回溯。

  人工智能在工業互聯網中的部署

  應用部署將從以平臺側為主向平臺+邊緣共生演進

  當前人工智能主要通過三種模式融入工業互聯網。第一,直接將AI算法或模型嵌入工業互聯網平臺層,以提升平臺層數據分析能力;第二,提供工業AI軟件系統,并通過云端部署形成標準化的工業互聯網SaaS層應用;第三,提供一套工業互聯網框架下包含軟件和邊緣側硬件的完整系統。部署過程中會根據行業類別、產品相似度、場景條件、問題共性等因素對不同AI模型進行組合,對同一個行業來說,針對同一個環節將模型盡量標準化以實現移植應用。現階段工業智能應用以平臺側為主,后期會向邊緣側發展,邊緣側的實時性要求需要AI模型產出的結論與產線或者設備形成控制閉環,艾瑞認為目前我國工業企業自動化程度不一,現場數據質量不高,并且企業對于人工智能的應用較為保守,時下落地較多的應用無論是安全監管還是質量檢測都主要集中于平臺側,邊緣側工業智能的下一階段發展需要配套基礎設施和能力的共建。

  基于AI的工業互聯網參與者拓展思路

  技術為先,場景為王,合作共贏

  隨著《互聯網+人工智能三年行動實施方案》、《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促進新一代人工智能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等多份國家政策文件的發布,開展人工智能與工業結合應用成為了重要發展趨勢。工業領域每個下游行業場景都有其原生的價值鏈條,同時各個行業的Know – how有著較高的壁壘,人工智能服務商在開展工業領域業務時,大多基于自身技術優勢和特點去尋找適合實景落地的垂直細分行業或者某一共通性工業場景,在特定場景應用中持續打磨自身工業智能產品和服務。“聚焦”被大多數AI廠商視為優先的發展策略,通過與成熟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型企業開展合作,以融入而非自主開發的方式獲取平臺能力,不僅極大地減少了自研開發的成本和風險,而且為迭代、優化、創新自身工業智能解決方案提供了豐富的資源儲備。

  人工智能在工業互聯網中的滲透

  人工智能將重新切割工業互聯網投入空間

  2020年以機器學習與深度學習、知識圖譜、NLP、計算機視覺為技術主導的我國工業智能應用核心產業規模為68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27.96%,產業整體具備高成長性。然而目前人工智能服務商多以自身獨立的系統交付工業智能解決方案,工業互聯網平臺服務商提供的平臺AI功能也以基于開源框架的算法模型自主開發為主,平臺AI功能集中于基礎性的數據分析能力優化,AI技術并未在工業互聯網中實現廣泛化應用。總體來看,現階段工業智能與工業互聯網的結合應用呈星點狀分布,未來隨著工業互聯網對數據價值深度挖掘的依賴性提升,人工智能技術將加速向工業互聯網融入,工業互聯網建設的資金投入比例將重新洗牌。

展望篇:中國工業互聯網發展趨勢

  工業互聯網發展趨勢:解構與重構

  專有、定制化的產品走向靈活組合、即插即用的開放系統

  如前文所述,工業互聯網在解決實際問題時首先就要面對工業領域繁雜多樣的細分行業與企業需求,當下服務商多采取為工業企業提供定制化的專有產品的服務方式,產品的低可復制性與移植性嚴重制約服務商的服務效率與商業回報,同時,工業企業也需要靈活便捷的數字化系統來平衡規模化生產與個性化需求之間的矛盾。針對上述問題,本身具備松耦合架構特點的工業互聯網將進一步解耦工業軟硬件、解構平臺與軟件,形成以功能模塊和微服務組件為能力單元的平臺構建基礎,未來工業互聯網平臺與軟件將由自己的一個個可復用的“樂高組件”重構成為滿足各類型企業和多樣化需求的開放系統。

  工業互聯網發展趨勢:兼顧首尾

  服務商業務發展主線由大型企業逐步向中小企業延伸

  據統計我國中小企業占全部工業企業數量的90%以上,經過近三十多年的發展,中小企業已經成為我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在繁榮經濟、增加就業、推動創新、改善民生等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然而目前大部分工業互聯網服務商還停留在如何服務好龍頭企業的層面,忽視了數量更多的中小企業客戶和其背后潛在的廣闊市場空間。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要發展工業互聯網,搭建更多共性技術研發平臺,提升中小微企業創新能力和專業化水平。共性技術即打造在多個領域內普適的,對產業發展起到根基作用的基礎技術,突出通用性、關聯性和系統性的特點,切實降低中小企業在創新發展上所需要的資金、時間、試錯成本,進而為創新鏈和產業鏈相互促進奠定基礎。可見我國發展工業互聯網不僅僅要著眼于大企業向著更高層次的提升,還要兼顧中小企業信息化、數字化普及,只有推動面向中小企業的工業應用發展,才能真正引領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的繁榮。

  工業互聯網發展趨勢:轉變思維

  長風浩蕩,行者致遠

  經過過去幾年的探索和實踐,我國工業互聯網各方參與主體對行業的認知更加清晰、全面和深入,但對比既有共通性又有交叉關系的電子信息產業和消費互聯網,工業互聯網正剛剛走過萌芽期步入成長期,行業所面臨各種各樣的困難與挑戰是發展階段的必然。在接下來的階段,工業互聯網服務商應立足于理清工業領域行業脈絡和企業實際業務需求,在持續提升服務供給能力的同時加強自身商業模式的探索;工業企業則要充分發掘自身業務痛點,了解自身升級轉型的具體需求,敢于出發,在過程中修正路徑、解決問題、完善機制。領導層要意識到部署工業互聯網實施轉型并非是一蹴而就的,在此過程中需要企業上下基于一個明確清晰的發展愿景,對外保持與工業互聯網服務商的密切溝通與合作,對內推動各部門協同聯動,正視出現的困難和失敗,從失敗中優化解決方案進而尋找出更加貼合企業本身數字化、智能化需求的工業互聯網應用模式。全球工業界有一個共識:人類社會發展的階段可以跨越,但是工業化的發展過程特別是技術積累的階段是不可跨越的。工業互聯網的發展必然是一個需要長期積累并且持續迭代優化的過程,未知多于已知,相信在新基建的浩蕩長風下,只要保持定力,不斷實踐深化認知,我國工業互聯網的行路者終將走出一條科學、高效、有質量的工業互聯網應用之路。

(來源:艾瑞咨詢)

標簽:新基建 工業互聯網 工業智能 我要反饋 
世強
專題報道
帶您了解施耐德Galaxy VL全新系列產品
帶您了解施耐德Galaxy VL全新系列產品

施耐德電氣宣布在全球范圍內推出Galaxy系列新品——Galaxy VL 200-500 kW(400V / 480V)

魏德米勒工業物聯網解決方案
魏德米勒工業物聯網解決方案

魏德米勒智能工業物聯網解決方案可以使用數據運營和服務生成附加價值。從數據的采集、預處理、到數據通信和數據分析,魏德米勒提

困難予我,輕松給您—魏德米勒聯接咨詢服務
困難予我,輕松給您—魏德米勒聯接咨詢服務

魏德米勒作為行業領先的電聯接專家,進入中國市場26年,一直致力于為中國以及國際企業提供創新的智能化解決方案。我國正處于倉

加勒比hezyo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