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穿戴

專訪KK:請對AI和VR多些耐心

2025China.cn   2016年12月15日

  雖然被稱作“預言帝”,但凱文·凱利從來不想和“預言”扯上關系。幾年前《失控》引進中國的時候,他就表示“我看錯未來的事情比看對的還要多”。幾年后,他還是在《必然》的序言里用大段文字闡述了預測和趨勢分析之間的區別。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它們(趨勢)提供的并不是我們將去往何方的預測”,而是告訴我們會向哪個方向前進。

  即便如此,世界智能制造大會還是在宣傳海報上給凱文·凱利打出了“預言帝”的字樣。在大會接受新浪科技專訪的時候,他特意跑了下題,再次確認了自己不做任何產品或者公司的預測。

  在這種情況下,采訪凱文·凱利就不會是一件很輕松的事。因為你總是要思考自己的問題是否顯得太過急功近利,要不要用另外一種方式“忽悠”他表達出來。比方說得把“制造業應該怎么應該整合先進科技”轉換成“制造業融合先進科技背后的邏輯是什么”,或者把“更看好哪個領域的人工智能公司”改成“數字技術與實體制造結合的真正價值在哪里”。

  也許正是因為這些根本層面的探討,你會發現,他在面對這類問題時,遠比在臺上進行主旨演講要興奮得多,而且語言也遠比臺上的演講好理解。比如說他在暢想制造業應該怎樣利用人工智能在實體經濟中開創出來新領域的時候,會用手敲著桌子舉例。而具體到傳統企業在科技化轉型的過程中應該怎么理解大數據的時候,又會給出非常中肯的建議。

  所以這也不是能夠輕易總結出一兩個觀點的采訪。我們對凱文·凱利的這次采訪以制造業轉型為主,但也涉及了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科技領域的價值回歸,還有一個“生態企業”到底應該具有什么樣的形態。雖然我們用分割的小標題和加粗文字幫你總結了一些采訪中的要點,但帶著自己所在行業的體會去看這次采訪,相信你會更有收獲。

  以下是專訪實錄:

  制造業應該加入科技的長期趨勢,但請準備好面臨挑戰

  新浪科技:最近有沒有計劃寫本新書?

  凱文·凱利:沒有,我還沒有寫書的計劃。《必然》應該是我寫的最后一本“書”了。未來我對用視頻來實現創作更感興趣,因為我的孩子,還有他們的朋友們都不讀書,他們都習慣于在Youtube上面觀看視頻片段。我想我會專注于用視頻傳達想法,傳播信息和教育觀眾,因為視頻已經成為當今文化的中心。就像我在演講里解釋的的那樣,我們已經從書籍時代的居民變成了屏幕時代的居民。動態影像既然已經成為了當今文化的中心,未來我就會在這些動態的屏幕上做一些事情。

  新浪科技:能不能向我們介紹一下,你未來的視頻節目會專注哪些方面呢?

  凱文·凱利:目前比較重要的趨勢是人工智能,我對跟進和理解人工智能是什么,可以有哪些幫助,以及相關的倫理道德方面的問題比較感興趣。這方面有大量的事情(要去研究),比如人工智能作出決定的時候,我們怎么判斷它們作出的決定是我們所希望的。我覺得對于我們來說,這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所以我對這方面很感興趣。

  新浪科技:可能在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們確實看到了一些人工智能和虛擬現實改變我們未來生活的趨勢,我們也認為其中有很多機會。不知道美國是不是這種情況,但在中國,很多開展人工智能業務的公司在商業模式方面遇到了瓶頸,虛擬現實方面未來也有很多障礙要去克服。你怎么看現在發生的事情,怎么看現在的這些困難?

  凱文·凱利:我對這個行業的長期趨勢更為關心,比如25年之后這個行業是什么樣的狀況。以人工智能為例,25年之后可能是最重要的技術之一,而5到10年之后人工智能的概念就會無所不在。虛擬現實技術也會很重要,但是可能最少需要5年時間VR產品的消費市場才會出現。

  所以我們經常高估某些技術在短期內的作用,而低估他們在長期內的價值,而我感興趣的是長期價值。我不會對具體的情況作分析,比如哪家公司或者產品會勝出,亦或三到五年之后會發生什么,這些東西都是很難預測的,但是我們能看到這些技術在5年,10年或者15年內的發展方向。

  新浪科技:順著這些方向,我們是能看到人工智能、VR\AR、甚至共享經濟中的一些模式,會整合進入制造行業的。而這些行業通常也很傳統,我們也能從中看出一些長期的趨勢。你覺得這些先進技術和制造業結合,背后的邏輯是怎樣的?

  凱文·凱利:制造業不會消失,這間屋子(采訪間)里面大部分科技其實存在時間都很長了,比如混凝土,木材,金屬和燈,這些東西都是幾個世紀之前發明的東西。

  我們傾向于認為數字世界是不可見的世界,我們認為虛擬現實是通過比特組成的另一個世界。我們有線上的生活,也有現實的生活。對于制造業來說,大趨勢是把數字結合進入實體,我覺得這是正在發生的事情,是我們前往的方向。

  我們會讓這樣的產品(指著采訪桌上擺放的新浪吉祥物)具備智能,像是具有生命。我們會在實體事物中把它們加進去。比如鞋,我們也會在衣服和椅子里面加入信息和智能。實體的產品和產業依然存在,但是隱形的數字世界和現實世界的界限將變得不那么清晰,比如我們可以到實體店里進行網絡購物,這也是亞馬遜正在推廣的商業模式,在實體店里增加網購元素。

  所以在我看來,長期趨勢是融合,制造業應該加入這一趨勢。而把數字融入制造過程的唯一途徑,是流程本身。這個流程也是實體產線、機器人技術、智能技術的結合。這種結合也是柔性的、具有適應性的。

  制造業未來發展的機會很大,但制造業一定要智能,需要與智能技術相結合。從硅谷的實踐來看,移動應用,網站這些互聯網產品沒有辦法被“制造”出來,除非組織本身也在互聯網上。組織自身也一定要扁平化,扁平化的企業才有可能去制造這些(產品)。

  所以制造業會遇到一些挑戰,技術在進化,組織結構也需要進化。企業的現代化需要做到這兩步的流程,很有可能改變組織自身的結構。和使用最新設備和實現設備智能化相比,這方面是同等重要的。

  凱文·凱利接受新浪專訪

 

  新技術的價值是創造新領域,變革其它領域

  新浪科技:這種結合背后的基本價值是什么?

  凱文·凱利:價值很高。我們都希望產品更加聰明,所以我們才會把智能注入到各種各樣的東西里面。這更像是讓它們獲得生命一樣。我們想讓它們變得更像生命,更人性化。比方說人性化的服務,對我們來說會更合適一些。我們也想和它們互動,也想讓它們和我們互動,所以就想去嵌入一些智能化的數字技術。

  由此,我們就從中獲得了新的能力,這些能力甚至是我們之前從沒有想要渴求過的。現在手機上的那些功能大家可能都覺得很基礎。沒有人在50年,或者20年前說我想要那些功能,沒人會覺得離不開這些功能。因為那時候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想要這些功能,直到有了這些功能,我們才知道這些功能確實是我們所需要的。所以人工智能和數字技術的嵌入可以讓產品更智能,但也會提供給我們一種全新的服務,這種服務是我們以前并不覺得需要的。

  新浪科技:所以說價值是創造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新領域?

  凱文·凱利:是的!

  新浪科技:我在大會上也采訪到了人工智能領域的創業者。他的觀點是人工智能的主戰場并不是互聯網,而是那些尚未存在過的領域。

  凱文·凱利:確實如此!人工智能行業最大的變革不是讓電腦更聰明,而是讓那些從來和智能科技沾不上邊的產業和產品具備智能功能,比如讓這個椅子智能起來,讓燈泡聰明起來,讓鞋聰明起來,這才是人工智能最強的能力。

  這種能力我們之前從來沒有過,雖然這種能力也會讓谷歌變得更智能,而且肯定是會發生的,但是重點還是變革其他行業。

  舉個我比較喜歡用的例子,人工智能技術已經好到可以幫助醫療診斷,甚至比普通的人類醫生做得更好。可能還沒有最好的醫生那么好,但已經超過人類醫生的平均水平了。對大部分人而言,可能還是希望請最好的醫生,但是對那些缺醫少藥地區的人們,人工智能診療肯定要比沒有醫生好上不知道多少倍。這樣醫療服務就能夠覆蓋到以前覆蓋不到的地區。比如說非洲,有的地方根本沒有醫療,但有人工智能診療,就算我們知道它比不上頂尖人類醫生的水平,但通過它開辟了我們之前從來沒有過的領域,還是很好的事情。

  新浪科技:就算有一個效果一般的人工智能,也總比沒有要強。

  凱文·凱利:是的。人工智能的東西總比自然上“蠢笨”的東西要好。所以關鍵并不是讓已經智能的東西變得更智能,雖然這確實會發生,關鍵是讓那些完全“蠢笨”的東西,比方說錘子、地板,變得智能。這是人工智能領域真正的前線。

  新浪科技:不知道這些事情在美國有沒有發生?很多美國公司最近把工廠搬回了美國,與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有關系嗎?

  凱文·凱利:我不太確定。不過我覺得這是件好事。我們最終會思考我們究竟想要什么?什么才是對這個世界最有利的?經濟一體化是最終也是最好的選擇,不管是美國企業還是中國企業,或者其他國家的企業,都是一樣的。這意味著信息、資本和觀念的交流是整合在一起,沒有區隔的,但是確實可能會有企業因為在某些國家經營遇到困難就轉到另外一個國家。

  我覺得未來人工智能一定會成為國際業務。目前來看擁有大數據的企業在運營人工智能業務方面有優勢,因為大數據是人工智能研究不可或缺的內容。像谷歌、亞馬遜和百度這類企業就非常有優勢。

  現階段,中國在人工智能研究領域是有優勢的,因為一些企業積累了巨量的大數據,但是可能這個優勢不會一直存在。但就目前而言,做人工智能相關的事情還是需要大數據的。一個嬰兒要聰明起來不需要大數據,但是我們需要。所以中國會在人工智能領域的開端,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凱文·凱利接受新浪專訪

 

  健康的企業“生態“答案不只一種 新經濟需要多樣化

  新浪科技:中國的制造業企業是不是也需要這種對大數據的理解?

  凱文·凱利:那是一定的。雖然他們從事的是制造業,但是說到底是還是數據業務,其實所有人都在做數據業務。這些企業需要認識到,他們的未來和財富與其產品提供的數據有關,與產品的使用數據有關,與產品的用戶數據有關,與產品未來可能的使用數據有關。如果想產品更智能,制造業企業也要成為一家數據公司。

  我很在意一件事,就是不了解用戶情況或者不和用戶接觸的制造業企業數量現在還是非常多,沒有數據就不可能有智能產品。這些企業未來需要用一部分精力和一定的方法去和他們產品的用戶產生聯系,這樣才能讓他們的產品更智能。

  所以這種變化是一場相當大的轉變。不能只是生產一些東西,等它們發貨出去之后,你還不知道這些產品身上發生了什么。

  新浪科技:對于很多中國的制造業企業而言,這還是有些難度的,比如像富士康這樣以前雇傭了大量工人的企業,不太容易在生產中使用數據。

  凱文·凱利:很多事情做起來都不容易。如果簡單,所有人就都能做了。如果什么事情不容易做,那就說明有很大的機會可以找到解決方案。舉個例子,在手機上看電影,設備需要處理的數據量以30年前的技術來看是巨大,完成起來會非常困難,而能夠找到解決方案的公司就有競爭優勢。

  新浪科技:對那些想利用最新技術改造產品的中國制造業企業,你在經營方面有什么建議?

  凱文·凱利:不管是中國還是美國,業界有一個不好的傾向就是希望在投資之后一年,甚至一個季度之內就希望得到回報。尤其是技術產業大發展的時候,企業也希望立刻得到好處。但是像VR和人工智能這類的技術,可能需要幾十年才能真正發揮效用并廣泛使用。

  我的建議是這些公司可以投資于他們的生產流程,研究如何將這類技術與其流程相結合,真的可能要5年才能出成果。

  新浪科技:還是需要耐心一些。

  凱文·凱利:是的,因為這些都是不容易的事情。我們還不知道它們最終的答案。我覺得我們可能有點被“AI來了,我們一兩年內就能賺到錢”的觀點慣壞了。我覺得這是不可能的,我覺得可能需要5年的時間。

  新浪科技:所以現在最賺錢的是Nvidia,做芯片業務的,也是很基礎領域。我們仍然需要在這些方面積累。

  凱文·凱利:沒錯,之前加州淘金熱的時候,舊金山就有一個評論,說淘金熱里賺錢的不是那些去淘金的人,而是那些賣鏟子和牛仔褲的人。

  新浪科技:中國很多公司其實現在也在對組織結構進行調整,迎接新的時代了。

  凱文·凱利:確實應該這樣。

  新浪科技:中國現在也有越來越多類似生態系統一樣的公司了。對于那些正在尋求轉型的中國制造業企業而言,什么樣的生態系統是一個健康的形態?

  凱文·凱利:我其實很不愿意去描述新經濟中,理想的形態具體是什么樣的。但是新的經濟形態就是業務模式的多元化。像夫妻店這樣的經營模式可能未來一百年都會繼續存在,一兩個人做咨詢業務也會繼續存在;也會有公司經營完全虛擬的業務,不與用戶面對面接觸,什么事情都是遠程操作的;還會有公司就像住在一個樓里的一家人一樣。

  所以我們會看到多種不同的企業形態。這其實是件好事,因為針對特殊的垂直領域,特殊的行業,特殊的項目的來說,有多種特殊的企業形式和形態對應是非常必要的事情。所以我覺得我們會離“理想的企業形態”的觀念越來越遠。反而會迎接一個用多種不同種類來滿足需求的時代。

標簽:AI VR 我要反饋 
世強
專題報道
帶您了解施耐德Galaxy VL全新系列產品
帶您了解施耐德Galaxy VL全新系列產品

施耐德電氣宣布在全球范圍內推出Galaxy系列新品——Galaxy VL 200-500 kW(400V / 480V)

魏德米勒工業物聯網解決方案
魏德米勒工業物聯網解決方案

魏德米勒智能工業物聯網解決方案可以使用數據運營和服務生成附加價值。從數據的采集、預處理、到數據通信和數據分析,魏德米勒提

困難予我,輕松給您—魏德米勒聯接咨詢服務
困難予我,輕松給您—魏德米勒聯接咨詢服務

魏德米勒作為行業領先的電聯接專家,進入中國市場26年,一直致力于為中國以及國際企業提供創新的智能化解決方案。我國正處于倉

加勒比hezyo无码专区